Dan

一条盐放多了的咸鱼。

召モナ

今天仆人做的东西也很奇怪。

不,仅仅用奇怪这个词来修饰眼前的这个东西,本身也是件奇怪的事。

到底怎样才能做成这个样子,我完全不明白。

按看过的漫画或电视剧来说,黑暗料理都是将好好的东西做成焦炭似得不明物体或是散发的不祥气息的毒药,可仆人的手艺却完全不同。虽然知道他不是个普通人,不过不普通到这个地步也没想过。能将煎蛋做成充满少女气息的粉红色粘液,这已经是超能力者了吧?

如果希望之峰还开着,他大概可以用这种才能进去。


不小心放了猪油进去,仆人困扰地解释道。但我可不觉得这只跟猪油有关。

现在先不管做出这种东西的途径,问题是我的早餐陷入了危机。

早知道就不应该相信他的...

文求好棒好棒的——


天色相较起之前已经昏暗了不少,好似被人忘记于桌上多日几近腐烂的橘子的外皮。鸟儿携着喑哑难听的哀鸣飞回了阴森深邃的林子,从里面还能听到饥饿多日的野兽的嘶吼。从远方吹来的冷风轻轻地拂过她的脖子,像是只即将收紧的冰冷的手。御阿礼之子立在此处已然很久了,她静默地看着近处的树影从原本的短小长成地上一道漆黑的裂口,直到一阵破风声响起,她才受惊一般地扭过头去——身旁的石头上,落着一只浑身乌黑的乌鸦。乌鸦的视野未与她的视线相交,不详之物的暗红瞳孔盯着的只是她身前死状凄惨的尸体。


见状,阿求蹙眉,想挥手赶走这想要挣蝇头小利的东西,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转过身去,果...

咏唱架空长篇草稿 5

这章写得不太满意,以后要改。


  • 厝火积薪


  妖梦在档案馆中找到了那人的资料。看着上面的白纸黑字,她惊讶又奇怪。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想到,自己遇到的竟然是这人。


  资料被藏在了深处,是在佣兵协会的分类找到的。上面印着一个淡金色少女的照片,其名为:爱丽丝·玛格特罗依德;其身份:神绮之养女。


  神绮乃佣兵协会的创立者,与八云紫的身份相似。妖梦听闻过这个名字,但未用心留意过。爱丽丝身份虽然看似很高,但并无实权,因此没必要放在心上。她在两年前与神绮因某些原因决...

咏唱架空长篇草稿 4

妖梦厨的自我修养。

诸君,我喜欢虐妖梦(。

灵梦的性格设定纯自设。


  • 重温旧梦


  魂魄妖梦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楼观与白楼安置后,便坐了下来。


  大脑有些发晕,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在连续战斗两场后,妖梦有些虚脱。与魔理沙的那场对决,她是以毫厘之差胜出,相当的险。


  妖梦并非人类,是一种相当特殊的存在:半人半灵,这导致她的灵力只有常人的一半不到,与灵梦更是天地之别。几小时前,为了躲避魔理沙的范围技,她将半灵化作分身,这让她的灵力所剩无几。尽管还能肉搏,但单是这样...

咏唱架空长篇草稿 3

爱丽丝的心理写得我很痛苦。

在这篇里我给她加了个我自己从未在二次创作中看到的性格设定,没经验,所以掌控得不太好。


  • 出乎意料


  “你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魔法使。”妖梦收起楼观。


  “能被你赞扬,我是该开心还是伤心呢。”魔理沙嘟哝道,借着对方递出的手勉强站了起来。双腿还有些发软。她将八卦炉挂回腰带,匕首也回归原位。


  爱丽丝已经赶了过来。魔理沙扶着她的肩膀,挨着墙休息。


  伤口处传来一阵清凉。是水系的治愈术。...


咏唱架空长篇草稿 2

想把试管掉落前的紧张感写出来,感觉砸了。

作为妖梦的忠实fans这章写得很开心。

当然我也是魔理沙厨(


  • 黄雀在后


  雾雨魔理沙窝在老旧的沙发中。


  “呜哇,爱丽丝,这张那么多红色的纸是怎么回事啊?”


  眼前的是一张崭新的账单,看着就令人触目惊心。水费也好,电费也好,都是一栏刺眼的鲜红。只有少量几个地方是用黑色的笔墨写下。魔理沙回忆着上个月的状况,似乎没有用多少电器和水,那怎么会这样呢?


  爱丽丝端着茶水走...

咏唱架空长篇草稿 1

想在自己喜欢的世界观下描绘自己喜欢的角色和CP在自己喜欢的剧情中成长的故事。

不过还不怎么成熟,所以慢慢来好了。

觉得战斗很帅,就以战斗开篇。

只是我自己也不是很会写。

幸好的是这篇东西预定的战斗也就三四次(还不多吗


  • 螳螂捕蝉


  血红色的满月溶在了晚空中,城市的人们已经进入安稳的睡眠。冰冷的街道上只有一个蹒跚的人影。月光掩盖不住她洋装上滑落的血液,时不时掠过的凉风带不走她身上浓稠的血腥味。她跌撞过的路上被清晰地印下痕迹,这些痕迹将会引来某些饥饿的狼犬。


  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急促...

【天麻/摇爽】牛肉火了个锅

作为爽厨不太高兴,自己写点东西发泄一下


CP:摇爽


虽狮子原爽和岩馆摇杏是青梅竹马,但也是十岁时才得知摇杏会烹饪这事实。摇杏大概是七岁时开始学的,三年时间的练习让她的水平远超出同龄人、甚至是比她大了许多的社会人士。当初爽还不懂她为什么要瞒住自己,但是长大之后就理所当然地明白了。因为摇杏是个很自尊的家伙,除了不得已之外,她一点都不想让别人看见她不熟练的一面。


当初全国大赛时,尽管输了许多分,她还是努力地保持着笑容。可爽一眼就看出来了,那嘴角的幅度勉强得很。她也能想象得到,摇杏对同座选手们轻佻又不甘的语气。她的手或许在紧紧地攥着裙子,她的指尖或许在止不住地...

【短篇同人/狸鵺】久别重逢的月色

asahi的鵺和猯藏都好可爱呀,受不了(打滚

大家跟我一起喊:猯藏和鵺是平安时代的(停顿三秒)亲友ヾ(≧∇≦*)ゝ!(语调飚起来!)(虽然好像没什么意义(。


万山寂静,远处的深林中传来隐隐约约的蝉鸣和钟声。

二岩猯藏坐在一群狸猫的中央,百无聊赖地斟酒。那酒盏,满了一次又一次。那月亮,一步一步地往西边挪。时间过得快极了,但她还是不愿意遁入梦乡。这么多年来,猯藏是第一次有这种预感:有什么她渴望的大事要发生了。她的太阳穴跳动的频率比之前的快多了。妖怪的直觉一向很准。

喀拉喀拉,有人踩着落叶走近。狸猫们炸了毛,纷纷缩成了一团,只露出一张惊恐的小脸。猯藏顺了顺它们,注视着那片无边无际的黑暗。未知...

由设定文档推出的哆来咪相关的妄想

  这里只从翻译下手,原文的词到底有啥意义我就不管了

  首先脑补她和探女的关系。这对CP真可爱(。

  虽然看到贴吧有不少人说她和探女是属下和上司,也就是下和上的关系,但我看不太出来。“受探女的嘱咐”难道是嘱咐这个词吗?(我更想说,这个“探女”……叫得可真亲切啊^p^)这有点牵强了,毕竟这个词本身没有那种命令的感觉。婆婆对孙女可以嘱咐,朋友对朋友也可以嘱咐,只要符合情景就行。

再说铃仙线里的对话。“这次事件和我也有一定关系,所以这种水平的工作看在情面上我就接受了”

  把这件工作给哆来咪的人毫无疑问是探女...

© D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