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

好像是一个不会写文的人。

面具与苹果糖

 突然发现一篇n年前写的文求

但实际上文和阿求都没怎么出现 


  祭典是一年之中最热闹的时刻。阿十每每和朋友一起来到这儿时,总不免被这样的气氛感染,情绪高涨起来。高涨起来之后,就容易发点疯。譬如不久前,阿十在人群中丢失了朋友的身影。现在,她就只能形单影只地踱在街道上。这时,看着四周成群结队的人群,她才意识到一个人来逛祭典是件多么寂寞的事。心里不知如何是好的她,终于停了下来,坐在小摊的旁边,呆呆地仰望着明月。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已经回忆不起事情的经过了,明明是几分钟前的事……如果是自己的前...

王最/双向检测

  一个双箭头的故事 

  不太能把握这两人的性格…


  “我是本次的监察师,你是王马小吉,是吧。”

  “是……是的。”

  坐在位置上的少年有些局促不安,他四处张望这个苍白的实验室:四面没有任何装饰的墙壁,墙角的监视器送来冷冷的凝视。窗帘是灰色的,没有拉上,遮挡了青翠的自然景。偌大的房间里,呆呆地放着一桌一椅。除此之外,就只有他们两个活物。

  “别四处看了,你难道还不熟悉这里吗?最……”

  话语中断...

【短篇/咏唱】同一世界的两次相遇

现代paro,介于私设如山,不打tag了

有缘且能接受的话就看下去吧


  1


雾雨魔理沙的手握住鼠标,下巴顶在桌上,双眼无神地盯着电脑屏幕。明白不会有邮件发送过来后,她关了电脑,倒了杯啤酒,缩在一张像发霉的草莓般暴露出白色棉花的沙发上。苦涩的啤酒滑入喉咙,仿佛一场洪水,在冲走干渴的同时带来了肌体的损伤。


魔理沙呛得咳嗽了两声,她不喜欢这样的酒精饮品,然而总有那么几个时候你对未来感到茫然,无事可做,无话可说,啤酒的瓶子便如空气一样自然出现在你的手中,几个玻璃杯在旁安静等候。你握住酒瓶的手倾斜了,在把棕黄色的澄清液体倒落的同时也把自己的理智倒出...

咏唱 约会之前

今天天气正好,阳光普照,遍地鸟鸣,菌类在温暖和湿润的适宜环境下自得自乐地长着。魔理沙换好衣服,刷了牙吃了早餐,拿过衣架上的帽子,准备出去。然而,在碰到门把的一瞬间,她像是触电一样的收回了手。


好像有哪里不对,好像这样不行。

今天是什么日子?

魔理沙默念道,是和爱丽丝的第一次约会,是和她告白后真正的第一次见面。


昨天,魔理沙向爱丽丝告白了。

“爱丽丝,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她鼓起勇气,胸腔中心脏怦怦地跳。

然后作为情侣的两人,顺理成章地定好了第一次约会的时间和地点。

在讨论的时候,魔理沙毫不犹豫地举出了魔法之森深处的洞穴。但爱丽丝却蹙起眉头,叹了口...

召モナ

今天仆人做的东西也很奇怪。

不,仅仅用奇怪这个词来修饰眼前的这个东西,本身也是件奇怪的事。

到底怎样才能做成这个样子,我完全不明白。

按看过的漫画或电视剧来说,黑暗料理都是将好好的东西做成焦炭似得不明物体或是散发的不祥气息的毒药,可仆人的手艺却完全不同。虽然知道他不是个普通人,不过不普通到这个地步也没想过。能将煎蛋做成充满少女气息的粉红色粘液,这已经是超能力者了吧?

如果希望之峰还开着,他大概可以用这种才能进去。


不小心放了猪油进去,仆人困扰地解释道。但我可不觉得这只跟猪油有关。

现在先不管做出这种东西的途径,问题是我的早餐陷入了危机。

早知道就不应该相信他的...

文求好棒好棒的——


天色相较起之前已经昏暗了不少,好似被人忘记于桌上多日几近腐烂的橘子的外皮。鸟儿携着喑哑难听的哀鸣飞回了阴森深邃的林子,从里面还能听到饥饿多日的野兽的嘶吼。从远方吹来的冷风轻轻地拂过她的脖子,像是只即将收紧的冰冷的手。御阿礼之子立在此处已然很久了,她静默地看着近处的树影从原本的短小长成地上一道漆黑的裂口,直到一阵破风声响起,她才受惊一般地扭过头去——身旁的石头上,落着一只浑身乌黑的乌鸦。乌鸦的视野未与她的视线相交,不详之物的暗红瞳孔盯着的只是她身前死状凄惨的尸体。


见状,阿求蹙眉,想挥手赶走这想要挣蝇头小利的东西,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转过身去,果...

【天麻/摇爽】牛肉火了个锅

作为爽厨不太高兴,自己写点东西发泄一下


CP:摇爽


虽狮子原爽和岩馆摇杏是青梅竹马,但也是十岁时才得知摇杏会烹饪这事实。摇杏大概是七岁时开始学的,三年时间的练习让她的水平远超出同龄人、甚至是比她大了许多的社会人士。当初爽还不懂她为什么要瞒住自己,但是长大之后就理所当然地明白了。因为摇杏是个很自尊的家伙,除了不得已之外,她一点都不想让别人看见她不熟练的一面。


当初全国大赛时,尽管输了许多分,她还是努力地保持着笑容。可爽一眼就看出来了,那嘴角的幅度勉强得很。她也能想象得到,摇杏对同座选手们轻佻又不甘的语气。她的手或许在紧紧地攥着裙子,她的指尖或许在止不住地...

【短篇同人/狸鵺】久别重逢的月色

asahi的鵺和猯藏都好可爱呀,受不了(打滚

大家跟我一起喊:猯藏和鵺是平安时代的(停顿三秒)亲友ヾ(≧∇≦*)ゝ!(语调飚起来!)(虽然好像没什么意义(。


万山寂静,远处的深林中传来隐隐约约的蝉鸣和钟声。

二岩猯藏坐在一群狸猫的中央,百无聊赖地斟酒。那酒盏,满了一次又一次。那月亮,一步一步地往西边挪。时间过得快极了,但她还是不愿意遁入梦乡。这么多年来,猯藏是第一次有这种预感:有什么她渴望的大事要发生了。她的太阳穴跳动的频率比之前的快多了。妖怪的直觉一向很准。

喀拉喀拉,有人踩着落叶走近。狸猫们炸了毛,纷纷缩成了一团,只露出一张惊恐的小脸。猯藏顺了顺它们,注视着那片无边无际的黑暗。未知...

由设定文档推出的哆来咪相关的妄想

  这里只从翻译下手,原文的词到底有啥意义我就不管了

  首先脑补她和探女的关系。这对CP真可爱(。

  虽然看到贴吧有不少人说她和探女是属下和上司,也就是下和上的关系,但我看不太出来。“受探女的嘱咐”难道是嘱咐这个词吗?(我更想说,这个“探女”……叫得可真亲切啊^p^)这有点牵强了,毕竟这个词本身没有那种命令的感觉。婆婆对孙女可以嘱咐,朋友对朋友也可以嘱咐,只要符合情景就行。

再说铃仙线里的对话。“这次事件和我也有一定关系,所以这种水平的工作看在情面上我就接受了”

  把这件工作给哆来咪的人毫无疑问是探女...

文求(文阿)小段子

嗯——


1、最近稗田家的仆人都有些担心。自从某只从妖怪之山上来的天狗和自家主人搭上关系之后,这儿的生活就有些变了。譬如说,那张以前永远都是波澜不惊的脸上偶尔会出现一些无奈和隐隐的喜悦;譬如说,平时为了不着凉而一直都关上的窗子现在长期开着;譬如说,账本上关于茶水的支出多了不少。这是坏事还是好事,谁也说不清,但每当看见天狗那种捉摸不透的玩味眼神,他们就有种主人迟早会被吃掉的预感。至于是哪方面的吃,就无需太深究了。


2、新一代的御阿礼之子降生后,总有不少事情要做。最基本的一件,就是和幻想乡的大家熟络起来。人间之里的居民还好,但外面的妖怪就让她苦恼了。因为他们熟悉的是上一代,所...

© Dan | Powered by LOFTER